• 长庆采油四厂依托“三支队伍”打造人本文化的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初始读完《海上劳工》,没有太深入的思考,觉得就是讲了一个有点类似于《老人与海》的故事,但过了一段时间,待思绪沉淀后再次泛起,却觉得心里有些东西表达出来吉里雅特的死是必然的。本文浅谈了笔者阅读《海上劳工》之后的感受。 关键词《海上劳工》;吉里雅特 初始读完《海上劳工》,没有太深入的思考,觉得就是讲了一个有点类似于《老人与海》的故事,但过了一段时间,待思绪沉淀后再次泛起,却觉得心里有些东西表达出来吉里雅特的死是必然的。 书本之初,作者就定性了吉里雅特的性格出身。他不喜欢和别人交往,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可想象如果没有黛吕舍特的话,他会一直孤独、平凡而又无忧无虑的生活下去,或者会搬迁,或者会发迹,但他遇到了黛吕舍特,而又没得到她的爱,这就注定了他的死亡,这也许就是作者所谓的“心”的宿命。顺着吉里雅特的心灵轨迹,一步步去探求真相。 从小到大孤独的环境让他成长为一个安静孤独离群索居的人,并且他不信教,没有科学知识,整天与大海为伍,这完全是一个悖论的世界。首先可以肯定的是他没有追求,没有乐趣,有的只是空虚自闭与胡思乱想,这一切在他妈妈死后更是变本加厉,除了大海与海鸟之外,他已经没有别的精神寄托,完全是一个自我的世界,机械、杂乱、毫无与生气,整个就是一个空白,这就为他的死奠定了基础。 而这时一个女孩出现在他的生命里,毫无保留的占领了他的心灵,不但是因为她漂亮,而且因为当他没有感情寄托,极度空虚,四顾无亲时,是她第一个闯入了他的世界,就像一个快淹死的人抓住救命稻草一样,他的心灵紧紧抓住了她,把她作为依靠,用她填充自己空洞的感情世界,毫无悬念,他深深的爱上了她。基于外表的爱是弱不禁风的,基于灵魂的爱则是无法挑战的,这种刻骨铭心的爱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已经不单单是爱那么简单,就如同沙漠中的旅人手中仅有的苹果,他不仅仅是救命的食物,同时也升级为脆弱灵魂的支撑。那么黛吕舍特就是吉里雅特的灵魂支撑,甚至可以说是他的理想与一切,因为正是她把他从感情压抑回升到起码的人的状态,把他变成一个有自己精神世界的人,而不仅仅是一个会呼吸的生物。不管是他在她窗前吹笛还是为了娶到她与大海搏斗,这都说明黛吕舍特在雪地上写的四个字在一步步打开吉里雅特的感情与人性的闸门,使他走出了失去母亲的岁月,而这一切使吉里雅特的死成为定局,因为女主人公的无心之举恰是给吉里雅特制造了一个巨大的泡沫,即使没有教士的出现,泡沫最终也会破灭,那也就是吉里雅特的死期,教士只是让故事更加顺理成章。当他终于回到一个人的状态的时候,梦又将他打回原形,从小到大一直贫穷的人不会感到贫穷,而从富有到贫穷则会是人发疯,这就是他的遭遇。当他终于抓到泡泡的时候,一切都碎了……悲痛还是绝望?无助还是无奈?这种感觉不是可以用语言来形容的,也许只有亲身体验才会知道。费尽心机,只是一场空,甚至又将吉里雅特打入那种非人的境地,他又将没有感情、行尸走肉,他又将与世隔绝、离群索居,他又将……不,不止这些,你已经让她知道了富有的滋味在让她回到贫穷就不止这些,他将面对的不是无知的空虚,而是无言的空虚。总的来说,吉里雅特经历了无知的空虚到快乐的充实再到无言的空虚,这是他必然死亡的主条件。 吉里雅特不信教,没有爱好与追求,失去母亲,其实这三样,只有一样不成立也许就会阻止吉里雅特的死,但是作者巧妙而完美的把这三洋全部集中到主人公身上,构筑了一个空虚的灵魂,再去把他毁灭。而他所具备的这一切正是他必然死亡的外部条件。 当上面的条件奇异的组合在一起的时候,吉里雅特只有死亡一条路可走,当然对他的死我更愿意探究其本质。 在更深层的意义上来看,吉里雅特遇上了生命中最痴迷的东西,因而产生极喜,而当一切最终破灭时极喜又变成了极悲,他没有走出悲而自杀。换句话来说,当他遇上了最迷恋的东西,不管它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吉里雅特都从精神上进行投入,并产生精神倚赖,最终希望破灭,精神投入入不敷出,精神也找不到依托,那结果只有三种情况死、走出来成为傻子、走出来成为强者。而吉里雅特毕竟是第一次吸毒,当没有毒品后,承受不了的他只能选择死亡。 我一直以为人不是在和命运斗争,而是在命运的安排下和自己斗争,成功是喜剧,因为他战胜了自己,战胜了人性;失败也是喜剧,虽然他输给了自己,屈从于人性,但终究他是有人性的;半生不死的都是大众,他们时刻都会拿出理由来搪塞斗争或者用时间来忘却结果,他们没有人性可言。在我看来,失败与成功是最可贵的,当然,大众的做法也无可厚非。看现在的荒诞派、现代、后现代、悖论等等呈现的其实都是大众失去了对人性的解读,处于混沌状态,他们表现的是人不与人性触摸,不管是屈从还是抗争,而人如果不与人性接触,也就不成其为健全的人。 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这种斗争又是人性与社会性的冲突。客观上人进入社会,必然会产生斥力,也就是个体的特性与普遍性的斗争,当然这是社会的美妙之处,人必然会经历社会物化和普遍性的侵损;主观上人又具有主观能动性,他可以去思考自己与社会,战胜物化,回归人性,他也可以半思考或者是不思考,沉浸在物化中,消磨人性这就是英雄与大众的区别。当然,我从不认为吉里雅特是英雄,他所呈现的人性只是因为他没有真正进入社会,他只是无意识的人性,不得不屈从;而对于黛吕舍特的父亲,如果他选择死或者振作起来走出阴影,我就会承认他是英雄,这样才能说他在与社会性的冲突中依然保持人性。 总结一下,命运让吉里雅特躲过了与社会性的斗争,完整的保存了人性,因此吉里雅特才被推上了与自己斗争的舞台,没有斗争的经验,一击便到,屈从,死亡。

    上一篇:正确处理班级工作中的师生关系

    下一篇:西藏微电影《冰玫瑰》开机 馨香雪域高原